顶点小说 > 炮灰军嫂大翻身 > 399 呕吐·决裂

399 呕吐·决裂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完了完了,难得今天一家团聚,似乎又被她搞砸了。

    田桑桑掬起一弯清水洒脸上,不免在心里悲凉地想着。

    被清水润过的脸,几乎白得透明。

    她直起身,蓦然定住。

    江景怀站在卫生间前,眸子偏冷地睨着她:“为什么吐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她抿了抿干涩的唇,抱歉地说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就……”这不是她能控制的呀。不是她偏偏要挑这个时候吐的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好不好?

    她也很茫然。

    江景怀漠声道:“今天的饭菜里,都没有放芹菜。”不要说芹菜了,就连一丝芹菜的气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田桑桑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好像被扼住了咽喉般灼烧,难受。

    她知道,就算她要解释,那解释也是苍白无力的。因为她有前科。上一次是在饭桌上吃芹菜吐了,这次没有芹菜,也没吃坏肚子,不知为何又吐了。那次有芹菜挡着,这次要找什么借口呢?

    可能老天爷看她不顺眼,故意要挑起她和婆婆的矛盾。

    江景怀转身,留给她了一个失望的背影。

    田桑桑站在卫生间里,不敢出去。她直觉一出去,又是那震耳欲聋的争吵。她真的是过够了这种生活。

    因为她这么一吐,叶玢怡忍着的怒气是再也憋不住了。她猛地站起来,张牙舞爪再也没有一贯优雅的姿态。她冲江景怀愤怒道:“你看看她,她像什么样子。因为她芹菜过敏,我今天做东西,全是按照她的口味来的,一丁点芹菜都不敢放。可她这么不给我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全世界的人都吃得了芹菜,就她一个人娇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回来就吐,她是故意要做给你看的吧?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这个婆婆做的东西有多让人恶心呢,怎么她回回吃下去就吐了!我们全家都没吐,偏她一个人吐了!”

    在这场闹剧中,孟书言早就被吓得静静地缩在墙角,默默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小人儿懵懵地睁着大眼睛,完全不懂为何会吵起来?

    妈妈吐了,为什么都不去关心妈妈的身体,反而要指责妈妈。

    还有奶奶这样,真的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江父的心里乱成一团:“玢怡啊,你少说两句吧。”

    江景怀抬眸,淡淡道:“爸,这事儿不是妈的错。”从头到尾,他看得清清楚楚。尽管他不想承认,可今天不安宁,就是他妻子突然吐引起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!”叶玢怡放下狠话,“以后这个家里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,你们看着办吧!”上回装吐,这回还是装吐。这个狐狸精真是一肚子坏水,快要把她恶心死了!!

    她因为激动,病态的脸上染上红晕,转身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“妈!”江景怀暗道不妙,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江父叹了口气,也是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直到外头激烈的抱怨声结束,田桑桑才从卫生间里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一桌子还没怎么动过的菜,她委屈地流着眼泪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刚才还是其乐融融,就因为她吐了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人走茶凉啊。

    她难过地蹲下身,抱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孟书言慢慢地挪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田桑桑抬头,看到儿子稚嫩的小脸。

    他伸出小手替她抹眼泪:“你不要哭。”

    “你哭了,我也会哭。”眼圈红红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田桑桑搂住儿子的小身体,紧紧的。

    可她到底对不起谁,对不起什么?为什么要说对不起?

    叶玢怡今天当真气急,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。向来只有她嫌弃别人,没有别人嫌弃她的份。然而她却是两次被她看不起的儿媳妇嫌弃了。吃她做的饭就吐,这是对她无声的侮辱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生气,爆发了巨大的能量,以前她跑一段时间就会气喘,心脏负荷不住。可今天,她就一直跑着,任凭儿子和丈夫怎么在身后叫喊,她还是一直跑。

    漫无目的,看不到前方,能感受到的只是疲惫的腿。当她累了,想要停下来歇歇的时候,一阵刺耳的喇叭声而身后儿子的焦急声响起,眼前发黑,世界都在旋转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安慰好孟书言,把他抱到床上。

    他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小家伙睡颜恬静。这让田桑桑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比现在还稚嫩,还要乖巧。那个时候他们两个在一起,不敢说比现在快乐,也是没少惹得他哭。他太可怜了,让他夹在两方大人的矛盾之间受罪。

    江景怀、叶玢怡、江父直到天黑了都还没有回来,田桑桑的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。他们在哪儿?怎么还不回家?

    连吃晚饭的心情都没有,中午的剩饭她没有去动,而是自己去厨房做了点饭给儿子吃。自从吐了之后,她对什么都没有胃口,可能是受到了情绪的影响。

    然后这一天晚上,他们当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田桑桑下楼,到厨房里问:“张婶,他们有回来吗?”虽然她昨天晚上没怎么睡,一直留意着动静,静悄悄的。可她还是忍不住想问问张婶,以免漏了什么。

    张婶摇头:“没有。少夫人你别担心,肯定是有事耽搁了。可能等下就回来了。”她才刚这么说,客厅里就有轻微的动静。田桑桑惊喜地往外走,看到了江景怀,带着一身寒气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她小心翼翼地往他身后望:“爸妈呢?”她还是得解释一下,还是要跟婆婆解释一下的,她不是嫌弃她做的饭,她只是生理吐。

    他憔悴了很多,抬起深黑的眼睛看他,眼睛里还有血丝:“妈出车祸了。”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上了楼。

    田桑桑震惊地站在原地,身形一个不稳,还好被张婶扶住。婆婆从家里跑出去,就出车祸了。怎么样,严不严重?这事儿算不算她间接造成的?

    浓浓的负罪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江景怀再下来时,手上拿着袋子,应该是换洗的衣物,他又吩咐张婶做点东西和补汤送到市第一医院去,张婶忙应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