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炮灰军嫂大翻身 > 403 还是靠自己

403 还是靠自己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田奶奶和田二婶见她高贵却不摆架子,还对桑桑好,都纷纷道谢。

    但事情哪有那么简单?

    华母这种人不会无缘无故帮人,田桑桑不希望欠她人情。然而华母,她说的有道理,也很现实。要找名医看病,没关系你只能等着。

    华母主动抛出橄榄枝,她又不得不接。

    这时候,田桑桑心里有些闷。只要这时候江景怀在,她就可以靠着江家的关系治好她奶奶,而不需要靠外人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在啊。

    她的奶奶生病要做手术,他不在她身边;她检查出怀孕的时候,他也不在她身边。他甚至还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在责怪她,觉得是她间接害了他妈妈出车祸。

    可她难道是故意要害人的吗?她是无意的。

    她多么想,一切恢复到以前的样子,但这终究是奢望。只要有婆婆在,他们就永远都会是互相争吵,互相猜忌的。

    收回思绪,转念一想,华母华子丰这个人脉,还不是她自己挣来的?她现在在京城也是有了一些人脉,她应该高兴才是。可她又不想和华家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现实却逼得她不得不和华家打交道、

    田桑桑带着田奶奶去办住院手续,华母就去找李医生。

    办好住院手续,田桑桑到骨科的病房里看了看。

    人满为患,都是一些等待治疗的中老年人。这不是单间的VIP,大家挤在一间病房里,很是拥挤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,华母就带着李医生过来。

    她对李医生道:“这是我朋友的奶奶,她腿有问题,听说你的大名,她们千里迢迢跑到京城来的。老李啊,你可得帮我把她治好啊,要不然我就对不起我朋友。她帮过我大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尽力而为。能治好我一定给治好!”李医生和她有交情,也知道她是华家的人,不敢得罪。“我先带她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当下,两人护士推着救护架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个护士还是在医院外阻拦田奶奶的那个,她根本不知道田奶奶还会认识华家的人,到现在还是蒙圈的。果然不能过眼看人低啊。

    田奶奶见这阵仗,紧紧地抓着田桑桑的手。

    田桑桑立刻拍着她的手安抚道:“奶奶,没事的。你去吧,要相信医生。我和二婶都在。”

    田奶奶这才随着他们几人摆弄。

    看过之后,李医生出来恭敬道:“她的情况很严重,等下我会安排给她针灸手术。只是手术有风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最好让老人家的腿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李医生擦汗:“根治是没可能的,但五年之内不痛没问题。以后只要再过来配合着治疗,检查,都有希望!”

    流程这么简单,田桑桑真心感谢华母,对她连连道谢。

    华母表示不用,忽然道:“对了,我听说你婆婆住院了,也在这个医院里。阿珺她这几天老是往这里跑,对你婆婆可比我这个妈亲多了。”

    田桑桑艰难地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华母点到为止,拉住她的手,“你最近也是多事,两边都要照顾,可千万别把自己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谢谢华阿姨。”田桑桑顺便问道:“阿姨您来医院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来叫阿珺回家的,工作上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遭事,确定能做手术,田二婶的心也是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田奶奶住的是单间病房,病房里太明亮干净,和乡下的土房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她们俩都不敢乱动,生怕糟蹋了地方。

    “多亏了桑桑啊!要不是她的这朋友认识医生,我们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。”田二婶坐在病床前道。

    “难为这孩子还愿意这样,我以前对她那样不好……”人老了,心也软了,谁好谁坏她分得清。田奶奶心想,那个女人应该是她的亲戚,不然也不会这么帮她们。“就是没见着孙女婿。”

    “咋没见着,六年前不是在村里见过?”田二婶道:“你要是挂念,这回肯定能再见。桑桑是他媳妇,媳妇的奶奶病了,他也会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多年前,她们是见过那个小伙,长得好气质好,好得没法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也不晓得人变了没,对桑桑好不?”说着田奶奶摇头:“还是不要见了,桑桑现在过得这样好,我也放心。回头人小伙见了我们,嫌弃了桑桑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田二婶点头。这种想见又不敢见的心理,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田桑桑站在门外,将她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。她简直受宠若惊,谁能想到从前水火不容的亲戚,现在会这么关心她。谁能想到从前对她好的江景怀,如今快要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她忍住要哭的冲动,推门而入时,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姿态。

    她带了两份饭回来,一份从医院打来的,一份从外面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二婶,奶奶,你们吃过饭没,先吃一点吧。”她把饭递过去。

    田二婶稀罕地接过,眼圈发红:“麻烦你了,桑桑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田桑桑不想多呆,“我出去一趟,待会儿再来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暧!”两人都有些不舍,但也不敢留人。

    再次来到医院时,田奶奶已经被推进去做手术。田桑桑走到二婶的身边,劝道:“二婶,会没事的。在这里站着也没用,咱们坐坐。”

    田二婶坐在她身边,小心问道:“桑桑,中午的那个女人是你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一个朋友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田二婶失望,原来不是亲戚。没问到要问的。想继续问吧,看到田桑桑专注地看着前方,眉眼恬静,美好得像副脆弱的画,她又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手术做完,天不早了,田奶奶没事,只是睡了过去。田桑桑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,她给了田二婶一些钱,田二婶没接,“刚才钱都叫你付了,你又给我干啥,我这里还有!”

    田桑桑无法,嘱咐道:“那成,我先回家了。二婶,你晚上和奶奶住医院,明天我再来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田二婶点头,“你先回去吧,路上小心点。”又疑惑,桑桑的男人都不来接她啊?当军官的,难道在部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