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炮灰军嫂大翻身 > 057 说亲(加更)

057 说亲(加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兴冲冲地到了田桑桑的家,院门开着,花媒婆也不问候就大咧咧地进去了。

    花媒婆目带审视地瞅着田桑桑家的院子,哎呦呦,真是破烂啊。菜地里插着几根葱,虽然这葱是绿油油的;鸡圈里的鸡竟然只有一只,虽然这鸡被养得胖嘟嘟的。从外往里望,房门简陋,里头也光溜溜的,似乎没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桑桑,桑桑!你在家不?”

    正在屋子里等妈妈提水回来的孟书言听到声音,咚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来,走到门边警惕地探头,板着漂亮的小脸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暧!你是田桑桑的儿子吧?”花媒婆眼睛大亮,边说边伸手要去摸他,就是这孩子的头发让人看着有想摸的冲动,手痒痒。

    “哎呦,真是俊呐!这头发还是卷的呐!”这么好看的娃,咋就成了田桑桑那丧门星的儿子呢?

    尤其是孟书言今天穿了一身新衣服,整个人往门边一站,俏生生粉嫩嫩,就像仙童下凡似的。头发黑黑的,眉毛弯弯的,眼睛大大的,鼻子挺挺的,皮肤白白的,嘴唇红红的,看得花媒婆心思荡漾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孟书言往旁边一躲,严肃地重复着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花婆婆啊,你不记得我了?”花媒婆笑得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孟书言看到她下巴处的那颗痣,吓了一大跳。什么花婆婆,就是个狼婆婆,太可怕了!

    他紧紧地拧着小眉毛,手放在下巴处思索片刻,蓦地抬头往隔壁高声喊道:“钟奶奶!有坏人!”

    “言言,咋了咋了?”钟婶子丢下手里的活计,抓了根扫帚冲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别误会。是我,我是来找桑桑的!”花媒婆灵活地躲过了一扫帚。

    “花媒婆。”虚惊一场,钟婶子放下手里的扫帚,把孟书言护到身后,松了口气:“要吓死我了。还真以为是啥坏人。你找桑桑啥事?”

    花媒婆忙说道:“这不,给她说亲呢。桑桑也不小了,是该考虑婚姻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、说亲?”钟婶子神情一滞。

    “钟奶奶,说亲是啥?”孟书言疑惑的目光流连在两个神情各异的大人中,轻轻晃了晃钟婶子的手。

    花媒婆抢先欢喜地说:“就是给你妈妈说个好人家,你就有爸爸了。小言言,想不想要个爸爸啊?”

    孟书言只觉得这个人很奇怪,笑得好刺眼。他的手不自觉地摸上了戴在脖子上的扳指,他自己将来会去找爸爸的。难道别人已经找到了?

    “言言、钟婶子。”田桑桑挑着两桶水放在地上,看到陌生人一顿,“咦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桑桑吧?”花媒婆打量货物般,上下扫了几下,忙道:“我是花媒婆,来找你说个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田桑桑不明就里,立刻客气地道:“是花媒婆啊,请坐,有什么事情进屋说吧。”

    倒了杯水放在桌上,却被花媒婆时不时投来的眼光弄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田桑桑浓眉皱起,蓦地想起今天田恬阴阳怪气的语调,和现在到来的花媒婆有什么关系?原主对她的记忆不太多,只知道她是个媒婆,专门给人介绍对象结婚的。她这是要来给她说亲?她可不需要对象啊!一来,生计问题还没解决,她不想谈情说爱;二来,貌似还没遇到让自己心动的?三来,还未变身白富美,不敢轻易谈恋爱。再者,她有儿子,将来要结婚,就是两人的事,而不能只考虑到她自己的感受。

    俗话说,有后爸了就会有后妈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一个媒婆,非亲非故,无缘无故的,为什么来她家里?除了说亲,她想不到其他的了。

    钟婶一眼便瞧出了花媒婆没安好心,虽然她是经常给人说媒,可是那张嘴也比较碎,总喜欢到处说闲话。

    “花媒婆,你先喝点水,我去去就来。”田桑桑说了声,走到门外,“钟婶子,您有事就去忙吧,我这边能应付的。”

    钟婶拉过她,往门里看,小声道:“这人嘴厉害得很,也不晓得找你啥事,有啥事你应付不来,喊我一声我就到。”

    田桑桑感激地点点头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花媒婆坐在田桑桑家的椅子上,走得久真是渴了,接过那水一饮而尽,也许是因为太渴了,咋就觉得田桑桑家的水比自家的甜哩?

    再仰头看到田桑桑的黑皮肤,那点甜意也就淡了。她只不看田桑桑,赤衣果裸瞅着孟书言好一会儿,才亲热地对田桑桑道:“桑桑啊,几年前看到你,还是一黄花大闺女,现在孩子这么大了。你儿子叫啥名,多大了?不是我夸,放眼咱们这片地儿,就没个比你儿子好看的!”

    “他叫孟书言,今天四岁了。”田桑桑也没答得太仔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的,就是家里穷了点。我以前跟你姥姥还是朋友呢,她现在去了,你住得还习惯不?一个人带着儿子,不容易吧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田桑桑笑道:“花媒婆,您今天来有什么事,直说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直说了啊。”花媒婆道:“村里人都不太待见你,但我看得出你这孩子,心性好是个勤劳的,你们家小言言也是个懂事的娃。你今年也才二十岁,很年轻,有没有喜欢的对象?我帮你去说说,保管成。”

    孟书言有点慌,紧张地瞧着田桑桑。

    田桑桑的眼角抽搐了一会儿,果不其然。“花媒婆你说笑了,我能有什么喜欢的对象,再说我这样,谁能看得上我?我现在不急这个,只想先把这个家弄好了,安定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就是后世的相亲都不咋地靠谱,还全是七大姑八大姨介绍的;更何况现在八十年代初,介绍人是媒婆,田桑桑一点也不想被人说亲。

    “哪有你这么说自个的,咋就没人看上了?”花媒婆呵呵笑道,朝她挤了挤眼睛,“这不,今天就有人托到我这儿来了,专门看上你,来求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把田桑桑吓得不轻,有人看得上她,她可不相信。

    她狐疑地问道:“花媒婆,你说的是哪户人家啊?”是哪户人家瞎了眼啊?原主的长相和名声都不好。要说这事儿真奇怪,没猫腻田桑桑可不信。